桃三月

首先,谢谢你的阅读和喜欢
虽然文章拙劣,但还请不要转载
如果发现撞梗或是相似,请及时沟通
最后
拒绝ky 拒绝催更 拒绝互撕

#忘羡##曦澄#催婚(壹)

#忘羡# #曦澄# 等cp 现代paro
魔道人设,基本上ooc。初入lofter,求同好一起玩❀-(:з X∠)_
该文中所有的人物原文中的字,在这里都是小名。
催婚人设
设定:

无羡、晚吟表兄弟设定,云梦市江家人。无羡已脱团,大龄单身男青年江澄被催婚中。无羡就读“不知处”音乐学院,学吹笛,又开了家叫“莲花污”的只有奇☆怪书籍和本子的书店;晚吟开了家宠物店,叫莲花物,然而目前“入住”的生物只有狗。江澄曾初中时和蓝曦臣是同学,然而他忘了,他和忘机刚开始不认识。

蓝曦臣、忘机亲兄弟设定,姑苏市蓝家人。忘机是“云深”—姑苏蓝氏财团的总裁,曦臣目前在“不知处”音乐学院教学。

正文: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啪”一只手不耐烦地拍掉了广播的开关。点起一根烟,揉揉皱紧的眉心,停车场等了一个小时,呆在车里无所事事的江澄表示他真的很暴躁啊!该死的,就不该念着前十六年“同床”的友谊!天凉了,放魏婴一个人自生自灭吧!反正这货交的男友,好像叫蓝……蓝忘机什么的不是挺宠他的吗?干脆叫那富家公子来接好了。丫的魏婴这小子,我等约会对象都没等这么久过,十五分钟不见就直接走人好吗?哪像等你!……尽管内心已经开始了疯狂吐槽,但良好的家教还是让江澄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当然,还要忽略那越来越阴沉的面色与反复摁着开机键看有否有魏婴电话显示,可最终还是没等到而握住手机“微微”用力到青筋暴起的手。
“晚吟妹妹今天嫁出去了没啊?”这欠扁的声音!江澄额上青筋跳了跳,顺势将左手滑落到口袋中握住了当初离开云梦市时江母硬是塞在他口袋里的电击枪—紫电。随着副驾驶车门被拉开,一道长发飘飘,红红火火的身影顺势坐进车里。此人正是损友表兄,前些年突然间掀翻了友谊的小木舟,跳上了爱情的巨轮,只留下江澄一人划小船的魏婴。
“晚吟妹妹,你没久等吧~”魏婴先半倾身将装笛子的包摔在后座,然后抚抚额前的乱发,转身将自己砸在软软的坐垫里。“诶哟喂,爽~”
“魏无羡,你活的不耐烦了是吧—”停顿了三秒酝酿风暴,然后江澄猛的掏出紫电向魏婴戳来。“居然要等这么久,你以为我很闲吗?你干嘛不让你男友来啊!你这时间我都可以给多少狗洗澡美容了!”
熟知发小习性,小时侯被称为“点‘炮仗’小能手”的魏婴出于本能的闪避,“啧,我说晚吟妹妹啊,我真是不知道你什么脾气。狗有什么好打理的,这么可怕的生物,还没蓝二哥哥家养的兔子可爱。还有啊,你开的不是宠物店吗?为什么从开业到现在我只看到狗啊,连一根猫毛、仓鼠粮都没有。你这店也别叫什么“莲花物”了,干脆就叫狗窝好了。”
“那也比你不务正业地放着笛子不练,在我旁边开了那家叫“莲花污”的书店好吧。”一击不成,江澄也放弃了继续攻击,“切”了一声,待魏婴关上车门,打开尾灯,换挡倒车。
“什么啊,多亏了那家“莲花污”,我才钓到了蓝二哥哥。可惜今天蓝二哥哥要开会,不然就没你什么事了。啊,现在应该已经开完了吧。那我给他发条微信好了。”
说着,魏无羡就打开微信,戳进“蓝二哥哥”,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滑动起来,伴随着身后浓浓的粉色泡泡四溢。
江澄将车开出停车场,在等候自动闸门时侧眼一瞟,差点炸毛。“我去,魏无羡!你敢不敢不一天到晚无时无刻不分场地地秀恩爱!把这股恋爱的腐臭味给我收回去,臭死了!妈的,死给!”
难得的,魏婴发完信息后没有激他,只是瞟了一眼,“听说,你这次回家去后又被催婚了?还没找到合适的?”
“❀-(:з X∠)_”
大龄单身男青年江澄表示很暴躁,于是他愤愤地打开广播想要舒缓身心:“我只想恋一个爱,我不想为爱而爱,单身公害才嗨,天少来害解嗨,我只想恋一个爱……”(丁当)“啪!”没等听完,他又一脸阴郁地拍掉了广播开关。
车子继续行驶,正当拐出十字路口时魏无羡忽然一瞟看到了在不远处候车亭等候的某熟悉身影。于是惊地大喊:“喂,停车!快停车!”
江澄正恍惚着,被吓了一跳,猛的踩下刹车。“吱—”轮胎滑在柏油路上,留下一道刺响。于是,顺着惯性重重趴在方向盘前的江澄的脸彻底黑了。“魏—婴—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一个一个字从咬紧的牙关中被挤出。
不过魏婴此时可没空关注江澄。他一等车停下,就打开车门飞快地跑向候车亭……
(候车亭里等候的又是哪位熟人呢?未完待续。然而现在第一章结束蓝大还是没能出场❀-(:з X∠)_)






评论(6)
热度(49)

© 桃三月 | Powered by LOFTER